浙江两会 农工党浙江省委呼吁\"取消公车\"

据统计,我国的公车改革历经3次大的车改浪潮,但公车每年仍然以20%的速度递增,而且违规超编超标配车、变相专车、公车私用等现象越演越烈。公车消费支出惊人,运行成本甚至要高出社会运营车辆的4至7倍,公车年耗数千亿元。杭州车改1年多,车改单位节约的公车费用支出,超过了往年的1/3。

艰难起步16年后,近期公务用车改革终于列入国务院廉政工作计划。昨天,农工民主党浙江省委员会向正在召开的政协第十届浙江省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提交了《破解公务用车改革困局 加快推进我省公车改革步伐》的集体提案,提出要从取消公车的理念出发来制定政策,而不是把一些传统“特权”固定化、法规化。

“在西方很多国家,只有部长或部长级以上的官员才配有专车。”浙江省社会科学院调研中心主任杨建华对于“从取消公车的理念出发来推进公车改革”的做法表示了极大的赞同。他认为,压缩不必要的行政开支,如公车费等,把有限的财政收入用于民生保障上,这符合现代服务型政府的理念。

浙江车改曝两大问题

提案介绍,早在2001年,浙江就开始探索公车改革,宁波、杭州等地各自推行车改试点,尤其2009年推行的杭州市级机关公车改革,作为一个相对科学全面的改革模式受到了各方肯定和好评。据调查,接受车改的杭州机关干部满意率在90%以上。

提案同时指出,由于是各地区、各单位进行的单兵突进式车改,导致车改受挫、走样、反复甚至失败。

浙江车改首先暴露出的一大问题是车改不彻底,同一地区的上级部门进行了改革,下级部门却没有改革;同级政府中有些部门进行了改革,有些部门没改。其次,车改后补贴标准存在较大差异,有些公务人员因交通补贴费用难以与工作岗位性质和实际工作量挂钩产生不满情绪,有些会吝啬交通包干费而不愿意外出执行公务,导致攀比失衡甚至消极怠工。而部分行政官员存在一定的“官本位”思想也成为了车改的阻力。

探索“经济圈”理念

提案认为,要从取消公车的理念出发来制定政策,而不是把一些传统“特权”固定化、法规化。必须明确公车改革范围主要是“公务用车”,即各级领导干部“个人专车”和机关“工作用车”两类,建议“只保留正省(部)级领导专车,副省(部)级领导工作用车外,其他专车或工作用车一律取消,并纳入市场化用车轨道”。

建议采用杭州市核定交通费补贴的做法设立补贴,车贴使用区域打破行政区域,引入“经济圈”概念,如将受杭州经济辐射较强的绍兴县、湖州德清县、嘉兴海宁市等地划入公务出差不再报差旅费的车贴使用范围。同时,设置公共交通经费,各单位年度经费预算中保留个人车贴总额的10%作为公共交通经费,用于保障车改单位大型公务活动接待、重大应急突发事件处置、重要执法公务活动、特殊机要文件专递等专项集体公务活动,超支不补,迫使各单位精打细算。

提案还建议把公车改革的“货币化”补贴覆盖到每一个公务员,并把车贴打入市民卡中,规定车贴只能用于与公务交通有关的支出,不能取现,不能在商场、超市等消费。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浙江两会 农工党浙江省委呼吁\"取消公车\"